筆趣島 > 穿越六十年代農家女 > 第760章 父子過招

第760章 父子過招

  他爹就是一個最好的列子。

  要是還不爭?與老院那些人合在一起過日子的話,有啥重活還得他家來干,光受氣沒一天好日子。

  何況妹妹能一次血糊糊地昏迷,她又是這么傻不拉幾的,自然就會有第二次,甚至第三次。

  他爹再能干,口袋里還不是被那老家伙刮得一文不剩。萬一再遇上救命的事兒,到底可咋辦?

  錢,還是很重要。

  他爹哥們交的再多又有何用?姥家再好又有何用?姑姑家再熱情又有何用?對他家最好的義爺爺,還有梅爺爺。

  甚至省城的老表叔他們……不說遠水解不了近渴,就是他們會幫,想幫,總不能次次找人家。

  誰又欠了誰?

  人情只會越用越薄。沒瞅瞅自打分家搬到這兒之后,他姑父就與他爹這個小舅子關系越來越好?

  為啥?

  誰也不是個傻子。

  還不是他爹如今有能力時常補貼妹妹,要是跟老院那幾個大小舅子一樣,你瞅他姑父敢不敢送兒子過來。

  小孩兒的心思賊多。小手上忙著,腦袋瓜子可沒停止過。他爹不是說了嘛,多看少說多琢磨。

  景年哥就比自己大了這么兩歲,他就更會分析,見識也比自己廣。輸給他,還能說世面見得少。

  可居然差點被長豪哥給算計了,可糟心透了。自己大小也是位闖過省城,闖過京城的爺們不是。

  “妹妹,這里干完了,咱們馬上學習。先別急著洗被子,我知道你想趁咱娘不在家多干些活。”

  “行啊~”

  關平安答應得很快。

  反正學習到快天黑前,她哥哥又該心疼油燈費錢……到時她再洗更好,回頭黑燈瞎火的,她就給晾到小葫蘆內。

  “明兒個一早咱們鍛煉完,你看是不是可以帶我進小山谷?當然,今晚我會向咱爹先申請。”

  有小黑黑子保護,他如今也算有些身手,多帶上些防身藥粉。想來一路上,自己應該能護得住妹妹。

  “行啊~”

  “家里沒了外人可真好。想干啥就能干啥,再也不怕擔心有的沒的。妹妹,你說我現在是不是變壞了,咋老想清靜?”

  不!

  是你長大了!

  關平安終于抬頭瞥了他一眼,“是打這兩天開始呢,還是在義爺爺來的那些日子就不想搭理人?”

  “你說奇怪不?”關天佑停下手,摸了摸自己的后腦子,“就是從長豪哥他們這次過來開始。”

  “哥哥,你麻煩大了~”

  “咋說?”

  “你長大了~”

  “切~”關天佑翻了個白眼兒,將拆除的棉胎拉到炕梢。一邊跑前跑后地扯平,一邊他咯咯地樂個不停。

  可不是嘛,你不耐煩跟他們傻玩兒唄。我也嫌小桔子愛鬧騰,帶一大堆孩子上咱們家又喊又叫。

  原本穆休那壞小子一板一眼地規定好的日常作息,你毫不容易適應,突然被這么一打岔給打亂了。

  不想清靜才怪~

  “哥哥,你說三金他們哥仨這次啥時出門?”關平安同樣一邊折起腿邊拆下的被單,一邊朝他擠擠眼。

  “你想干啥?”

  “咱要不要攔住?”

  “攔他們干啥?”關天佑毫無興致地搖了搖頭,“沒必要。妹妹,往后別惦記那邊,咱們管自個攢錢最重要。”

  哎喲~我的哥哎~

  你咋就三句不離錢~

  你還真是咱爹說的錢串子~要不是咱爹說過不能影響到你的心性,你妹我真想讓你瞅一瞅咱們的家底!

  “今年咱們還是多采些野果子藏在地窖。我算了,賣啥山貨都比不上存鮮新果子等到年底賣了。”

  “你別瞅著現在集市說關就關,可等年底了絕對沒啥用。以物換物是合法合理的吧?就大雪天誰真挨個守在集市?”

  “當然山貨也得采,留著自家吃,還有給人回禮,一年下來也能省不少錢。咱娘就給我算過一筆賬。”

  “賣到收購站是不值錢,可真等咱們去買又不一樣。明年要是咱們倆開始上學,那更沒空,今年還是要多攢點東西。”

  “去年咱們家還能種滿了整個院子,是啥啥多有,今年可不一樣。更要多攢些東西才行……”

  關平安敗了!

  她立馬連連點頭。

  “哥哥,你指揮就行。”

  此話一出,覆水難收。關平安就如同被下了緊箍咒,不然她嫡親的小兄長就一聲不吭地光瞅著她。

  誰受得了?

  “爹,我和妹妹總要長大。你也瞅見了,也走了好幾趟,總該見識到你倆孩子的本事對不?”

  “有小黑,有黑子,有那些藥粉,我們耳力又好,就是真遇上啥熊瞎子和野豬,我們都能避到遠遠的,再不行總能上樹對不?”

  “其實吧,比起讓妹妹一有空就想出屯溜一圈,還是上山安全。外頭可亂著呢,你也瞅見那些人被整成啥樣了吧?”

  晚飯后,關天佑就屁顛屁顛地跟著他老子身后,一直跟到茅坑,也不怕臭,就蹲在門口不停地念叨。

  可愁死關有壽了~

  閨女一個人去,一旦遇險,她還有小葫蘆能依仗;你去干啥?不是添亂!還小道理大道理的一套一套的。

  不聽,不聽,就是不聽!

  你老子我耳聾的,就是沒聽見!

  “紙呢?快去給爹拿草紙。”

  “……”

  “聽話,快去,爹快要被蚊子給叮死了。”

  “……”

  “兒子,聽到了沒?”

  “……”

  “真揍你的!”

  關天佑終于甕聲甕氣地回道:“老子揍兒子,天經地義,你想揍就揍唄。可爹,你就不能滿足你兒子這么一個小小,小的不得了的小愿望?”

  “等過些天爹一有假,就帶你上山。”

  關天佑又偷偷地扭頭伸長脖子往外換口氣,“今年可是閏年,最晚這個月二十就會開始秋收。”

  所以你能別騙你兒子行不?

  “咱隊里的農具前兩天就開始修整,我馬大爺還說到了明兒個就是下刀子雨,場里也要先平整。”

  所以你確定你接下來還有假?

  “行了,快去拿草紙。”

  “爹你答應啦?”

  “不答應就不給爹草紙是不是?”

  “兒子不敢。”

  哼!

  還不敢!

  熊孩子!

  “我等會兒就跟你娘商量。快去!”

  聞言,關天佑立馬站起身,往茅廁一旁的柴垛子里抓出一把草紙,飛快地轉身就沖進茅房內,“爹,給!”

  ()
365投注低佣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