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島 > 快穿:系統總讓我作死 > 01 皇后作
  滴,滴。

  魏織竟然聽到了類似心電監護儀的聲音,心電監護儀?病房?

  她不敢置信。

  病房?

  眼睛睜不開,頭很疼,喊系統,系統沒反應。

  魏織呆住了。

  渾渾噩噩的呆住了很久。

  她不會成什么植物人了吧?

  好,系統6每次都說不坑她。

  可每次好像都坑她。

  魏織整個人都超俗了一樣,無喜無悲,無怒無怨。

  就在她猜測自己這回世界任務身份大概是個植物人或者重病的人云云時,忽然聽到了人的聲音,是個女孩子的聲音:“小聲點。”

  小聲?

  點?

  小聲點什么?

  什么小聲?

  魏織睜不開眼,十分崩潰郁悶,能投訴系統嗎?如果能的話,魏織現在立刻馬上想送系統6去死。

  “傷的太厲害了。”

  還是那個女孩子的聲音。

  魏織也知道自己肯定傷的很厲害,她現在眼睛都睜不開,眼前一片黑暗,無論朝哪里看都是一片漆黑。

  女孩子的聲音再也沒有響起,當然,很可能是她聽不到人說話了,魏織沉沉的沒有了意識。

  等她再次有意識時,已經能睜開眼睛了。

  她模模糊糊的看到金色的東西,努力了好幾回,眼前才慢慢的清明起來,自己在哪里倒著,眼前上方是承塵,不像是現代的東西,織的非常精致,古韻十足。

  不是病房?

  魏織完全的睜開了眼睛,盯著承塵看了會兒,就歪頭朝其他地方看過去。

  這確實不是病房,是個很大的房子,也絕對不是現代能有的東西,還是古代。

  這回世界任務身份還是古代。

  可是系統6為什么不回應自己?

  魏織試著再次喊系統:“6,系統6?”

  依舊沒有回應,魏織頭疼的吸了口氣,費力的抬手摸了摸自己頭,頭上纏著布,感覺腦袋里像是被填了一塊石頭一般,又沉又重,動一下腦子都好像在腦殼里頭晃悠。

  她不清楚眼下的狀況,想起身看看,然而剛費力的起來,就眼前一黑,砰的又倒了下去,然后不省人事。

  魏織不知道自己又昏迷了多久,總之,她一直什么也聽不到了,看不到了,沒有再睜開眼,這樣的日子過了不知道多久后,久到魏織的頭不疼了,才睜開眼又能看到東西聽到聲音。

  魏織一睜眼,就看到一個淺色宮衣的宮婢正過來,見到魏織起身,那宮婢忙是放下手里的托盤,去扶魏織道:“娘娘,您還不能起來。”

  娘娘?

  魏織皺眉。

  宮婢又把魏織扶下,魏織就盯著宮婢的臉看。

  這張臉,一點印象也沒有。

  系統6是不是死了?其實系統死了最好,但是也要在自己回到原來的世界之后才行,不然,自己現在在干什么?

  宮婢見魏織一直盯著自己,總覺得哪里怪怪的,道:“娘娘?您有什么吩咐嗎?”

  魏織道:“沒有。”

  魏織很久沒說過話了,嗓子十分啞,不過聽起來很年輕,看看自己的手臂,嗯,十四五歲的年紀大概。

  她真的很想問宮婢自己是誰,什么身份,是什么誰,這怎么回事之類的云云,但是魏織有顧慮,萬一這些古代人認為自己是借什么還魂了可就不好玩了,自己還沒搞清楚狀況,再貿然被懷疑,實在不是明智之舉。

  于是魏織就沉默,先吃喝,然后從細微言辭中試探自己的身份和權力。

  經過幾天的試探,魏織知道了自己是什么人。

  她現在是大夏國的皇后,名字和自己一樣,就魏織,出身簪纓世族嫡女,剛被封后不到兩個月。

  其他的目前魏織還不太清楚。

  總之,自己的身份不低,娘家的身份也很尊貴,而原主是怎么死的?魏織也知道了,原主覺得皇帝待自己冷淡,想法設法的讓皇帝看她順眼,但是皇帝就是冷淡,于是原主就覺得是自己不夠好,她找人請了舞樂師,要學舞樂,在高閣上起舞,結果一個不慎,摔下去了,然后就死了。

  唉,可憐的娃。

  宮婢當時都嚇死了,但魏織竟然還有一口氣,太后和太皇太后也是擔心的天天都來看,皇帝就來過一回,其他妃嬪還有來看熱鬧的。

  這天,魏織嗑瓜子養病,身邊親近的婢女琥珀在旁擔心道:“娘娘,太醫說最近不讓您食此類吃食。”

  魏織道:“不礙事,本宮已經好了。”

  琥珀不以為然,她覺得皇后娘娘變了,以前皇后娘娘整個人都沉沉靜靜的,說話也少,聲音也小,滿心的都裝著陛下,整日想著如何讓自己好,現在呢,自從娘娘摔了頭醒來后,說話多了,聲音還大,三天也不問一回陛下,更別提每天不要銀子似的笑。

  琥珀怪微妙的。

  但是她又覺得這樣的皇后娘娘挺好的。

  有時她不禁想,娘娘是不是那一下,把心里什么摔開了?看開了什么?畢竟可是鬼門關走了一遭。

  現在她越來越覺得是那樣了。

  魏織繼續嗑瓜子,曬二月的太陽,看似愜意,其實魏織心里一點也不愜意,她很煩躁,就是因為煩躁,才嗑瓜子,才曬太陽,因為系統6一直沒反應。

  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難道系統6真的掛了?魏織咬牙切齒,她可一點也不想留在古代這種地方,景色雖好,可無聊啊。

  “太后駕到!”

  太監的聲音傳來,琥珀趕緊去迎著拜下行禮,魏織放下瓜子,轉身看到太后來了,太后年紀也才三十六歲,一身高貴,容貌和善,身后隨著一眾宮人,看到魏織起身要行禮,就道:“別了,還坐著,跟母后別見外。”

  魏織應聲,等袁太后坐下了,才隨即坐下道:“娘娘,孩兒已經沒事了,您別操心。”

  至少目前來看,這太后是好的。

  表里不一不表里不一不知道。

  袁太后道:“哀家知道,可是怎么能不擔心你,——這瓜子誰拿來的?”

  魏織道:“琥珀嗑的。”

  琥珀:“······”

  她最近總是背鍋,對于娘娘這么做她也沒辦法,十分無奈,娘娘是真的變了啊,以前都很溫和的。

  袁太后咳嗽了一聲,看向琥珀:“再有下次,定不輕饒。”

  琥珀道:“是!”

  魏織毫無愧疚,反正太后也沒真的發落過自己的人。

  袁太后讓人把瓜子撤下去,然后道:“織兒啊,你過來。”

  魏織起身半跪在太后跟前,袁太后握著魏織的手,道:“織兒啊,母后對不起你。”

  聞言,魏織習慣的道:“娘娘,您沒有對不起孩兒。”

  袁太后眼眶紅起來:“皇帝他不是不喜歡你。”

  魏織道:“孩兒知道。”

  袁太后看到魏織這樣,心里就難受的不行,以前自己提起皇帝,她都關注的不行,現在自從傷了頭后醒來,就對皇帝冷淡了,皇帝本就待她冷淡,這下她也冷淡了,兩人都淡了,可如何是好。

  “織兒,你跟母后說,你是不是傷心了?是不是皇帝哪里傷了你的心?”不然怎會摔了之后性情大變?最明顯的就是從前關心皇帝,現在就形式似的關心一下就沒了,是不是她昏迷時,皇帝來看她,她正好醒了,皇帝和她說了什么?聽琥珀說,她昏迷的期間,也醒來過好幾次,雖然幾次自己都沒趕上。

  魏織聽了,從善如流道:“母后,孩兒沒有,就是摔了一下后,把糊涂腦袋摔清醒了,心里看開了,孩兒入了帝王家,身為一國之母,執掌后宮,怎么能讓陛下為了孩兒再分心?這不是一個皇后該有的作為,家國天下重要,是孩兒格局小太過兒女情長了些。”

  聽到魏織的話,袁太后更難受了,難道皇帝真的和她說了什么?

  “織兒,皇帝是不是和你說了什么?”袁太后道。

  魏織搖頭道:“母后,陛下沒有和孩兒說什么,這一切都是孩兒自己所悟。”

  袁太后嘆氣,這孩子不和自己說,還是怕自己怪罪皇帝?

  兩人說了會兒話,袁太后離開了。

  太后離開后不久,太皇太后又到了,太皇太后已經滿頭銀發,看起來也非常慈祥,她慢慢的走來,魏織迎上去行禮:“太皇太后。”

  太皇太后笑著應了聲,看魏織似乎大好,很是欣慰道:“頭還疼嗎?”

  魏織道:“不疼了。”

  太皇太后就伸手道:“不疼了就好,來,給皇祖母看看。”

  魏織扶著太皇太后,微微低頭過去,太皇太后眼神還很好,看到魏織的傷口已經愈合,就點頭笑得慈藹道:“以后可不許學那什么舞樂了。”

  魏織道:“是,不學了。”

  太皇太后坐下,問道:“皇帝來過了嗎?”

  魏織道:“陛下差人來過了。”

  太皇太后哼了聲,顯然的對皇帝不滿,魏織不說話,原主可是太皇太后和太后都滿意的皇后人選,除了人有些憂郁之外,卻是是個姿容端貌都得體貴氣的女子。

  至于皇帝,魏織連皇帝的名字都還不知道,嗯,除了知道太后姓袁,身邊的宮婢叫琥珀之外,自己現在還啥都不清楚,就這么得過且過的混著,還都給魏織蒙混過去了,至今沒有什么受人懷疑的。

  還好自己摔的是腦袋,這樣就算自己變了,也能歸咎于摔到了腦袋變的。

  太皇太后道:“皇帝還沒子嗣,皇后啊,你可要抓緊啊。”

  魏織點頭。

  抓個鬼也不抓皇帝。

  太皇太后見魏織模樣,就道:“皇帝不喜歡舞樂。”

  魏織點頭。

  太皇太后看魏織也不問皇帝喜歡什么,不禁皺眉,魏織發覺了,就道:“那陛下喜歡什么?”

  太皇太后道:“皇帝身邊最親近的人都不知道,所以皇后你才要聰明些。”

  魏織:“哦,好,孩兒知道了。”

  太皇太后道:“你是皇后,不要被人落一頭。”

  魏織認真點頭,其實心里一點也沒放在心上,比起這些,她現在更關心系統6死哪里去了。

  太皇太后教魏織,“皇帝身邊的人皇后親近也是應當的,你多讓人關心著些。”

  魏織應聲:“是,孩兒關心。”

  太皇太后道:“織兒,皇祖母覺得你變了。”

  魏織抬頭:“孩兒變了嗎?”

  太皇太后道:“變了。”

  魏織就道:“好像是,琥珀也說孩兒變了,那應當是變了吧。”

  太皇太后:“為何改變?”

  魏織:“鬼門關走一回才發現活著得灑脫大方些。”

  聞言,太皇太后不疑有他,眼底憐慈道:“人是該灑脫大方,可是也不能太灑脫大方了。”

  魏織點頭一副認真樣:“是。”

  太皇太后離開了,琥珀道:“娘娘,外頭涼了,進殿吧。”

  魏織道:“沒事。”

  琥珀看了看天色,太陽已經西沉,便道:“可要備膳?”

  魏織道:“備。”

  琥珀應聲離開,去吩咐人備膳。

  魏織在外頭又待了會兒,便打了個哈欠,準備去歇會兒等吃飯,就在這時,腦海里忽然叮的響了一下。

  魏織止步,接著就聽到了系統6的聲音:【宿主老大!】

  這聲音似乎還很委屈。

  更委屈的魏織想一耳光扇過去。

  系統6:【宿主老大!我終于見到你了!】

  魏織不說話。

  系統6:【宿主老大?你聽得到我說話嗎?】

  【怎么回事?宿主老大?】

  魏織:“說!”

  系統6嚇了一跳,但是喜大過害怕,它道:【宿主老大,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找不到你了,我找了很久很久都沒有找到你的意識,然后我就回了世界系統那里,費盡千辛萬苦才終于又回到了你的身邊。】

  魏織:“能換系統嗎?”

  系統6委屈:【宿主老大,不能。】

  魏織:“我現在非常想打死你。”

  系統6瑟瑟發抖。

  一人一系統靜默了會兒,魏織心也算放下了,只要系統在,自己就還能回去原來的世界,那就好,“現在這個世界是任務世界?”

  系統6趕緊道:【是的,宿主老大。】

  魏織嗯了聲,道:“信息來一下。”

  系統6:【好!】

  花落,系統6道:【宿主老大,你覺得這回的身份如何?】

  它想聽夸獎。

  但魏織不打死罵它就不錯了:“信息。”

  系統6只好老實道:【好吧。】

  【對了,宿主老大,還有一件事要告訴你。】

  魏織冷冷道:“什么事?”

  系統6:【宿主老大,攝魂術不能用了。】

  魏織:“什么?”

  雖然魏織打不到自己,但是系統6就是怕魏織道:【宿主老大,就是,攝魂術不能用了,還有技能解鎖也要暫時沒有了。】

  聞言,魏織道:“你沒用了?”

  系統6:【宿主老大,不是的,就是出了一些問題。】

  魏織深吸一口氣,然后道:“還有呢?”

  系統6:【宿主老大,沒有了。】

  魏織就繼續道:“信息。”

  (//)

  :。:
365投注低佣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