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島 > 地球粒子人 > 暗星人互斗
  【1】

  “舒云姐,你怎么了?”

  柳老師看到我媽媽突然倒地,急忙奔了過去。她蹲在地上,扶起我媽媽。

  “舒云姐,你怎么了?”

  薩貝妮也跑過來,急急地叫道。

  我看到媽媽雙目緊閉,似乎昏迷了過去。

  我親眼所見阿雅吞噬了我媽媽的靈體,但我還抱有一絲幻想,也許我媽媽的身體內還有一些粒子。

  于是,我的靈體粒子克制不住地飛入我媽媽的身體里,她的靈體一無所有了,一個靈體粒子也沒有剩下。

  我徹底絕望了。

  “媽媽,媽媽。”我哭著撲到了媽媽的身上。

  我沒有保護好媽媽,我還是太善良,太沒有經驗,對于圣母的惡毒,防備不夠。

  “浩宇,你看,你媽媽醒了。”

  比爾過來安慰我,正好看到我媽媽費力地睜開眼睛。

  我媽媽的目光有些呆滯,看著我,像不認識了一樣,然后茫然地望著金廟的穹頂。

  我順著她的目光望去,穹頂上亮著燈,上面畫著天外飛仙的彩繪,象極了敦煌的壁畫。只是彩繪的邊上,都是金線勾勒的,真不知道何等的能工巧匠,在上面繪出這么精妙的藝術品。

  蕎莉娜也跑了過來,她看著我的媽媽,眼淚簌簌而下。她跪在那里,緊緊的抓住我媽媽的一只手。

  “媽媽,媽媽。”我哭泣著喊道。

  我媽媽沒有了靈體,但她睜開了眼睛,眼睛越來越明亮,她一定是聽到了我的呼喊。

  我知道,她的靈體不在了,但殘存的意識還在她的大腦里,那意識就像是靈體的影子。

  【2】

  “媽媽,你能聽到我嗎?我是浩宇。”我跪在媽媽身邊,握住了她的一只手。

  她的手因為空氣溫度的驟然降低而變得冰涼。

  “浩宇,你還好吧?”媽媽認出了我,她看著我,聲音幽幽地問。

  “媽媽,我沒事。你怎么樣?”我含淚說。

  “我死而無憾,我終于找到了你爸爸。”媽媽撫摸著我的臉說。

  “不,媽媽,他是暗星人,不是我的爸爸,你被迷惑了。”我說。

  “不,孩子,他是你的爸爸,是你真正的爸爸。我知道是他,相信我,他回來了。”媽媽說。

  “舒云姐,你被信仰沖昏了頭腦。”柳老師哽咽著說。

  “在末世,我們都需要信仰,我信仰愛。”媽媽說。

  “不要欺騙自己了。”柳老師悲憤地說,“我已經看透了信仰的本質。”

  “信仰的本質?那是什么?”我媽媽問。

  “就是不想知道真相。”柳老師說。

  “真相是什么?”媽媽拉長聲音問。

  “媽媽,真相就是,他不是我爸爸。”我說。

  我看到媽媽閉上了眼睛,眼淚從她的眼角流了出來。

  “相信我,孩子,他真的是你爸爸。”媽媽說。

  “好吧,媽媽,你說是就是吧。”我說。

  我不再與媽媽爭執,我緊緊握著她的手,她太虛弱了,殘存的意識開始流逝殆盡。

  很快,她就不記得我是誰了。她看著蕎莉娜說:“浩宇,你怎么變成女孩子了?”

  “媽媽,她是蕎莉娜,我在這里。”我說。

  “蕎莉娜?”媽媽痛苦地思索著,眉頭緊皺。我知道,她就要完全失去記憶了。

  但她的身體還活著,雖然已經沒有了靈體的支撐。

  媽媽重新閉上了眼睛,她的呼吸十分沉重,我知道她堅持不了多久的。

  【3】

  圣母站到高臺的一角,看著我和媽媽最后的告別。她警惕地防備著我的攻擊。

  她深呼了一口氣,神情極其愜意,似乎在品嘗著我媽媽靈體的味道。

  “你到底做了什么?”站在大廳中央的蝙蝠人飛到臺上,看著我媽媽,質問圣母。

  圣母輕蔑地說:“我讓她的靈體變成了暗能量。”

  “什么?你殺了我的妻子?”蝙蝠人不相信地說。

  “妻子?你確實瘋了。”圣母說。

  “她喚醒了我的愛情,只要人類才有的愛情。”他說。

  “愛情?那不過是人類為了繁衍而進行的虛構。那是虛偽,是掩飾,是性需求的孔雀開屏。你是制造幻境的高等智慧生命,卻陷入了自己制造的幻境中,太可笑了。”

  “不,那是生命的另一種境界。如果你愛了,你也會深陷其中不能自拔的。”蝙蝠人說。

  “你不是尋找愛情嗎?現在,你只能愛我了,我和你的最愛合而為一了。你可以愛我,那樣,就是愛我們兩個。”

  蝙蝠人一下恢復了我“爸爸”的樣貌,他立即蹲下身子,查看我媽媽的靈體,最后,他驚得一下蹲坐在地上了。

  他似乎完全沒有想到圣母阿雅聲東擊西,把我媽媽的靈體吞噬了。

  【4】

  我的暗星人“爸爸”失去理智,他跳起來,瘋狂地嘶吼了一聲,震得我的耳膜嗡嗡作響。

  我媽媽被圣母所殺,是他無論如何也想不到的。他悲鳴著,對圣母發起了能量波攻擊。他的雄性暗能量顯然在圣母的雌性暗能量之上,圣母雖然有所防備,但遭到攻擊后,一個趔趄,差點倒地。

  在他的能量波攻擊下,我感到圣母阿雅開始變形,那種變形是空間的變形,是維度的變形,也是固體與液體的變形。

  我感覺到我“爸爸”的能量波形成一個漩渦,那種旋渦將圣母阿雅封鎖起來,漩渦的速度之快,顯然超過了光速。所以,那種速度只能感覺,而無法看到。

  但奇怪的是,那能量波的威力,僅限于他和圣母營造的空間里。能量波在那個空間范圍之外,沒有任何作用力。

  是的,他們的戰斗在他們的空間進行。讓我成為空間外的一個旁觀者。我感覺到一個個巨型炸彈在我身邊爆炸,我就在那個爆炸的空間之外,爆炸只能傷害到空間的對手,對空間外的我沒有任何觸及。

  他們兩個暗星人如同就在我的夢里,無論夢中他們的廝殺場景如何血腥,對做夢者本人的我,沒有任何傷害。

  我看著他們兩個人搏殺,卻進不了他們的空間。

  我也想殺了阿雅,她心狠手辣地吞噬了我的媽媽,但是我進入他們的空間,無法加入他們的戰斗。

  他們兩個人的廝殺似乎只是一個夢,我卻無法進入到夢里。

  【5】

  在幾千個回合的暗能量波較量中,我看到他們彼此的暗能量都在損耗,因為他們的身體在縮小。

  但他們的樣子變化多端,只是不斷變小。一開始是人形,縮到了狼,又縮到了貓,再縮到了蝙蝠。

  他們在蝙蝠大小形狀中,保持了很久的時間,我一度懷疑他們真的就是蝙蝠人。

  但到了最后,他們忽然變成了一只蝴蝶大小,又迅速變成了蜜蜂大小,接著就像一只會飛的螞蟻。

  他們快速地在縮小下去,小到我只能用能量之眼才能看到他們激烈的打斗,但他們的打斗空間微乎其微,就像在一滴極小的水滴里。

  最后,他們小到了可以忽略不見,但我仍然能夠看到他們。

  而他們的大小,也許只有一個細菌的幾萬分之一。
365投注低佣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