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島 > 機械毀滅紀元 > 第三百零三章立于冰川之上的城市

第三百零三章立于冰川之上的城市

  經過長時間的長途跋涉,小狼一行人終于是到達了他們的目的地,他們望著眼前的一座完全是修建在冰川之上的城市,看著城市之中的人類有條不紊地在街道之上來往,他們就宛如是出現了錯覺一般,在他們的思維之中,修建在冰川之上的城市幾乎是不可能存在的,然而不管他們是否相信,眼前的城市都已經是事實了。

  機械使部隊的機械使由于各種限制,他們獲知消息的手段以及眼界都有著巨大的限制,可是小狼不一樣,他可是擁有著華遺留下來給他的記憶傳承,所以他在見到眼前的額修建在冰川之上的城市之時,也只不過是眼中出現了一絲驚訝之外就直接恢復了平常。

  “走吧!”

  小狼忽然出聲將那些被眼前城市震驚到的機械使拉回現實,而后便一馬當先地向著城市走去。

  “領隊,這真的是我們的目的地嗎?”

  “我完全不敢相信我們要來的地方居然是一座修建在冰川世界上的城市,突然間看到這么一座城市我就像是在做夢一樣。”

  “誰說不是呢?據點之中不是相傳著我們人類想要再次奪回冰川世界的主宰權至少還需要不少于百年的時間嗎?可是眼前的城市......”

  “好了,別說話了,到了人家的地盤就要學會少說話多觀察,不然你怎么招惹到其他人的都不知道,而且誰告訴你們奪回主宰權之前就必須要一直龜縮在地底的?只要你的實力足夠強大,能夠威懾住大部分的荒獸以及變異植物,你也可以修建一座冰川之上的城市!”

  小狼適時地出聲打斷了機械使們的交流,雖然他對于一些麻煩不害怕,但是不害怕不代表就愿意平白無故地招惹麻煩啊。

  機械使部隊的交談或許現在聽起來不會有什么大問題,可是誰知道他們會不會犯渾呢,萬一犯渾了,又身處別人的城市,那樣招惹來的麻煩可就很難解決了。

  不過機械使部隊的機械使顯然是還算聽從小狼的指令,小狼的聲音剛落下,他們就停止了他們的交談。

  “嘿,兄弟,我就知道你們今天就要到來了,果不其然,直接被我猜對了,我想你們剛來這里肯定是人生地不熟,再加上長途跋涉,想來非常需要一個地方稍作休整吧?”

  小狼帶領著機械使部隊還沒有在城市之中走了多少步,邢澤琉的聲音就直接出現在小狼的耳邊,小狼順著聲音的方向望去,正好看到了正在趕來的邢澤琉的身影。

  在一開始小狼的眼中的確是出現了一絲驚訝,不過那絲驚訝很快就直接消失了,根本沒有人看到。

  面對邢澤琉的擁抱,小狼想也沒有想就直接躲開了,他和邢澤琉還算不上朋友呢,或許現在不是敵人,但是也沒有熟悉到可以隨意擁抱的程度。

  只不過被小狼躲開了擁抱的邢澤琉并沒有對此有什么怨言,他臉上做出了一個笑容當做是尷尬的掩蓋吧。

  “兄弟,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不介紹一下嗎?”

  邢澤琉對著小狼詢問道,正如他所說,當初他只是邀請小狼來參加盛宴,根本沒有詢問小狼額名字,之所以有現在這么一問,還是他回到這一座城市之后才想起來的,不然的話,他完全有可能一直不知道小狼叫什么。

  “小狼!”

  小狼先是斜眼看了一眼身邊的邢澤琉,而后才是語氣平淡地告訴了邢澤琉,他直接使用的就是現在他所使用的名字,完全沒有掩飾的意思,或許使用一個虛假的名字比較好,但是他又不是來找事的,他憑什么要用虛假的名字。

  邢澤琉顯然也是沒有想到小狼會那么輕易地就回答他的問題,他還以為小狼很不好相處呢,畢竟曾經他可是從小狼的身上感受到了絕對的不信任。

  不過既然現在小狼依舊告訴了他,那么邢澤琉自然也是不會和小狼一直站在這里了,畢竟作為東道主的他還是需要招待一番小狼和機械使部隊的。

  “原來兄弟的名字叫小狼啊,不知兄弟下一步打算怎么樣,如果暫時沒有打算的話,不如先和我回去,讓我好好招待一下兄弟,如何?”

  邢澤琉向小狼發出了邀請,而小狼對于邢澤琉的邀請倒也是沒有推辭,畢竟現在的他的確是真的人生地不熟,最重要的事,他完全不知道這一座的規則是什么,貿然行動對于他們還是很不利的,既然現在有人邀請他們,他自然是不會拒絕的。

  “好!”

  小狼對于邢澤琉并不像對待機械使部隊的機械使那樣,他的回答皆是言簡意賅。

  得到了回答的邢澤琉則是直接走在前面,仿佛是一個導游一般地帶領小狼等人前進,同時在路過各種建筑的時候,他也會向小狼等人介紹。

  大概是過了十幾分鐘,小狼等人便走到了一座大宅院的面前,機械使部隊的機械使望著眼前的大宅院,眼中俱是帶著一絲期待,而邢澤琉則和機械使部隊的機械使表現的不一樣,他的眼中則是帶著驕傲。

  “小狼兄弟,我這一座大宅院還不錯吧?”

  “還不錯!”

  小狼沒有過多的回答,依舊只有三個字,可是這三個字已經算是比較中肯的回答了,按正常來說,邢澤琉的大宅院的確是算得上很好,可是一和話的記憶傳承之中的各種建筑相比,邢澤琉的大宅院還真的是什么也不是,但是與人來往則是需要給別熱留下一點面子的,萬事不可以做絕,否則日后不好相見啊。

  聽到小狼的回答,邢澤琉的臉上幾乎是樂開了花,要知道眼前的這一座大宅院可是他花費了大價錢才買下來的,那可是相當于他外出完成了不下于兩百多個任務的量啊,幾乎每一個任務都是讓他在刀尖舔血,不對,身為機械使本來就已經是一件刀尖舔血的事情了。

  “哎呦,瞧我這記性,我怎么可以讓你們站在門外呢,走,我們進去!”

  邢澤琉仿佛才是想起來他們還真在門外,連忙對著小狼等人做出抱歉的動作,不過小狼對于邢澤琉的舉動倒是沒有說破。
365投注低佣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