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島 > 我家可能有位大佬 > 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前輩,怎么是你?

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前輩,怎么是你?

  懸崖下,草木林立,這里有條小溪不過流水量并不大。

  摔下來十成是要死。

  而快到底部的時候,默言道:“看看周圍有沒有隔層山洞之類的,指不定里面就有絕世傳承,沒有傳承也容易有絕世寶物。”

  赤血童子沒有理會默言,而是感知著血氣,慢慢的控制方向。

  雙色珠子被他拿在手里,越是靠近,珠子越是會泛出光芒。

  只是顏色讓赤血童子頗為不解。

  因為這次黑光,下次就可能是白光。

  默言也看到了,問道:“珠子不會壞了吧?”

  對于這個問題赤血童子還真反駁不了。

  六月雪打字:可能附近有坐標跟外來人,類似天靈九峰那樣。

  雖然六月雪是這么說的,但是她也知道,現在情況不太一樣。

  畢竟沒說會閃啊。

  所以他們不敢保證到底是什么情況。

  只能慢慢的來了。

  “那邊,你們看有山洞,我說的吧,肯定有這種掉懸崖撿傳承的設定。”默言指著不遠處的山洞,得意道。

  赤血童子沒有多說,而是仔細感應了下,道:“氣血就是從那里傳出來的。”

  六月雪打字:小心一些,萬一是外來人的窩點。

  對的,雙色球這么詭異,肯定有問題。

  太過魯莽很容易送葬自己。

  默言嚇了一跳,然后道:“要不我在外面等你們吧,有危險我還能給你們求救。”

  赤血童子看著默言道:“你不是會算卦嗎?算一下看看里面有沒有危險。”

  默言伸手道:“都說一卦千金,我也不要千金,你給我一顆二品靈石就好了。”

  赤血童子本來還想說什么,但是突然就直接往山洞沖去。

  這把默言跟六月雪嚇到了,還以為赤血童子失心瘋了。

  不過路上赤血童子解釋了:“我感覺血氣在凝聚,而且非常虛弱,趁著對方虛弱,進去偷偷看一眼,實在不行就撤退,對了,把符箓拿出來,以防萬一。”

  很快赤血童子他們就來到了洞口,不過他們三個都沒有感知到任何血氣以外的氣息。

  之后他們隱蔽的進入了山洞。

  隨后他們發現,這山洞比他們預想的還要小。

  雖然這里有地方遮掩,但是一眼幾乎能看清全貌。

  在山洞中間有一團紅光在不斷凝聚,仿佛有個人要從這里出來一樣。

  很快他們果然看到了一個人影出現。

  赤血童子道:“對方的氣息非常弱,應該沒有我們預想的危險。”

  默言盯著那紅色人影,思考了下道:“根據我多年畫畫經驗,這是個女的,而且可能沒有衣服。”

  然后默言看向赤血童子,道:“赤血童子,這個時候你應該好好看著,然后告訴那個仙子,你可以對她負責。

  你覺得怎樣?”

  赤血童子皺眉:“是不是有點無恥?”

  默言搖頭:“有些事,有機會硬著頭皮要上,沒有機會創造機會也要上。”

  赤血童子點點頭:“很有道理,等我結婚了,我請你…”

  愣了下,赤血童子道:“我發現我沒錢結婚。”

  六月雪打字:我借你,到時候你還我兩倍就好了。

  赤血童子道:“為什么?”

  六月雪:你們兩個人,還起來速度是一樣的。

  赤血童子:“……”

  他又不是智障患者,想到這里赤血童子默默的啃著冰棍,散發著濃濃的憂傷。

  默言看了六月雪不滿道:“都是你,赤血童子不結婚,我怎么去順雙倍靈石?”

  六月雪:你不怕被打死?

  默言:“我可是魔修,逃亡不是很正常?”

  六月雪無力反駁,果然還是直接把默言釘死在這里算了。

  之后六月雪跟默言就盯著那個身影,赤血童子沒有看。

  他怕對方真的讓他負責怎么辦,到時候囊中羞澀,很是悔恨。

  還是來個轉角遇到愛吧,你情我愿,也不用太多錢。

  最好找一個跟他一樣,喜歡吃冰棍的。

  不過想歸想,現在情況還是不太好的,所以啃了口冰棍,赤血童子就道:“記得看好了,如果有危險立即離開。

  雖然對方很虛弱,但是恢復速度要算上。”

  六月雪自然是懂了,她一直盯著那個身影。

  默言自然也看著,嘴里還嘀咕道:“感覺身材比例完全比不上六月雪。”

  六月雪好想弄死默言,你怎么不拿自己比?

  哦,對,沒有可比性。

  默言屬于有些營養不良的。

  這種時候,六月雪也沒敢分心,此時她手里還拿著雙色珠子。

  為的就是看看,這到底是坐標還是外來人。

  因為雙色珠子在不斷的切換,仿佛無法確定一樣。

  很快那個人凝聚出來了,確實是位貌美的仙子。

  而六月雪也看清了,但是在看清的一瞬間,六月雪眼睛一下子睜大,難以遏制脫口喊道:

  “夢尤師伯?”

  六月雪知道會出來一個人,但是她怎么也沒有想到出來的居然會是她認識的人,還是她宗門的前輩。

  當然,這個都還好,讓六月雪難以接受的是,夢尤前輩是外來人,同時還是坐標。

  她身上綻放著兩種顏色。

  很快六月雪就知道自己失言了,所以說話一點都不好。

  然后她就想逃離這里。

  不過卻被赤血童子阻止了。

  “冷靜,對方很虛弱,暫時還不用逃。”赤血童子啃著冰棍說著話。

  一點沉穩的樣子都沒有。

  要不是六月雪從小跟赤血童子一起長大,她都不愿意相信這個人的話。

  默言嘆息:“原來是前輩,赤血童子你沒希望了。”

  赤血童子:“……”

  而聽到聲音的夢尤也是大驚。

  她怎么也沒有想到這里居然會有人。

  而且還是認識她的人。

  但是很快她就放下心來,理論上她沒什么見不得人的。

  當然她第一時間穿上了衣服,只是太過虛弱,沒辦法隨意行走。

  不過讓她不解的是,這附近有強大禁制的,怎么就沒擋住這些人。

  很快夢尤就看到了來人,是她宗門下耀眼的寶石,六月雪。

  六月雪,四月天的入室弟子,唯一一位弟子。

  看似高冷美貌,但是很有禮貌很惹同門喜歡。

  尤其是對方不愛說話,經常被開玩笑。

  她也很喜歡這個丫頭。

  我家可能有位大佬
365投注低佣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