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島 > 東晉唐王 > 第一百六十九章 面試

第一百六十九章 面試

  題目不算太多,一共只有三十道而已,但考慮到種種情況,李信特地給足了時間。兩個時辰的話,足夠他們完成這些答題了。

  大殿之內十分的安靜,最終還是沒有一個人退出去,大家都開始埋頭答題。轉眼間,兩個時辰便已經是過去了,此時天色剛好到了午時。李信便安排人帶他們下去用飯,而自己,則一邊吃一邊看卷子。

  “總體來說,這些人的文字倒是不錯,如果用來當書吏的話,倒是哪一個都合格了!”大致翻看了一下,李信的第一印象便是如此。

  但有許多他不太滿意的地方,比如不少的卷子上面,還有一些題目是空出來沒有答的。不用說,其中空出來最多的題目,自然就是那些最接近百姓生活的問題了。

  “黃老之學,清凈無為?胡說八道!這樣的時代,這樣的天下,搞清凈無為那一套,和找死有什么分別?”

  “嚴刑峻法?這是想搞法家那一套啊!法家的東西雖然有力,但秦始皇這才死了多少年呢!真是不長記性!”

  “嗯?廣納鄉紳,結交望族?這人怕不是大戶出身的吧!干嘛不去江左?那邊可正要這樣的人才呢!”

  “首重百姓,安民為本,與民休息!這個說的倒是不錯,先記下來!”

  .......

  李信看了一會,這心情便跟過山車一樣起伏不定了。沒有辦法,這些人的卷子上面答題所言,那真的是千奇百怪,說什么的人都有。

  而其中一些人的答題,雖然看起來好像是十分有道理,或者說是十分符合這個時代的主流意識,但對于李信而言,卻是很難接受。

  以致于看了一小半之后,他便連飯都不吃了,光在那生悶氣。畢竟,自己對這次招募賢才還是期望挺高的,沒有想到居然是這個結果,當然是失望不小。

  “嗨,我生什么氣呢?這些人只是名氣大而已,或者說,他們的確有真才實學,只不過是不符合我的看法而已。如果真的那么差勁,大不了不用就是了唄!”生了一會氣之后,他又自己開導自己。

  終究,他還是得面對一個現實,那就是自己現在所在之處,已經不是千百年之后的那個世界了。時移事亦移,自己的很多觀念,也應該跟著轉變才對。

  “去將這個人給我叫進來吧!我要親自見見他!”看完了所有的答卷之后,李信對一旁的屠七說道。

  好在,三十二份試卷之中,還是有些有真才實學的人的。就此而言的話,哪怕只是收獲了一個人才,李信也就很高興了。

  “草民杜楷,見過將軍!”很快,一個年約二十八~九的年輕人從外面走了進來,躬身行禮。

  “免禮!請坐吧!”對方終究不是自己的屬下,所以,李信對他也就比較的客氣。

  “不敢,草民站著就行了!”來人顯得有些拘謹,站著沒有動。

  李信也沒有催他,仔細的打量了一下眼前的這個男子。看得出來,他的生活應該還可以,身上穿著的雖然是粗布衣裳,但并沒有多少的補丁,而且,洗得還挺干凈的。

  整個人從上到下,也是透著一股子干凈利落之意,并不是那種不拘小節,顯得邋里邋遢的樣子。再加上頗有禮貌,李信對他的第一印象還是很不錯的。

  “杜楷,字魁文,馮翊夏陽人氏!自幼喪父,家中只余一老母親臥病在床,這些年來全靠他照顧。平日里打柴為生,入河抓魚上街販賣,縣內有忠孝之名。平日維持生活所需之余,發奮讀書,自學成才?”一邊打量著眼前之人,李信一邊翻看著屠七所收集的此人信息。

  這一次來的這些人,李信拿到名單之后,便讓屠七立刻下去好好的核實了一番。主要還是為了讓自己能夠對這些人更加的了解!

  畢竟,他也不是圣人,不可能一見面便將這些人都給看個透徹,將對方的品性好壞都了解得一清二楚。

  杜楷站在下方,直視著李信,倒也沒有畏懼回避之意,從這點上來說的話,他還是挺有勇氣的。不過,他顯然不知道李信此刻在想什么,也不知道自己接下來怎么辦,只得等著而已。

  “你的答題我看過了,所有的題目你都答了,而且,每一個問題基本上都是非常的詳細。尤其是其中兩道關于物價的題目,我看你的答案上面,還分出了早中晚來。由此可見,你平日之時,當極為貼近生活。”心中略微有底之后,李信這才拿出他的卷子,說道。

  “草民出身貧寒,本就一普通百姓而已,與其他人無異。所以,這些平日生活瑣事,自然是知道的!”杜楷答道。

  事實上,他是沒有想到這番考核居然會考這樣的題目,對于他而言,這幾乎和送分題差不多了。幸好不全是這種題目,否則的話,他這一次答題簡直是太容易了。

  “嗯,我來問你,若是讓你主掌一縣之地,你會如何施政?”點了點頭,李信又問道。

  雖然有這樣的題目,但李信想聽他親口說說看,或者說想聽聽他還有沒有其他的看法。

  “正如草民在測卷上所言,無論是治縣還是治郡,皆當以百姓為本。有百姓,則有郡縣,若百姓逃散,一境空虛,那還要官員何用?關中之地,連年征戰不休,各地凋蔽荒蕪!所以,首要之舉,自然是充實郡縣。而要做到這一點,以草民所想,當招募各地流民,安定民心,使他們安心農事,方可使一境安定,府庫充實!”杜楷緩緩說道。

  “你既然一直生活在夏陽縣,當知道華山軍治下向來便是如此行~事的!你有沒有一些其他的想法?”對于這個答案,李信可不太滿意,所以,直接追問道。

  “是,這一年多來,華山軍所做之事,在下都有目睹,而且,本身也是受益人之一。正是因為如此,在下才愿意受將軍征召前來!各縣之地,風俗地利皆有不同,故此,草民以為,為一縣之父母者,當視情況而定!盡一縣之地利,善用一縣之風俗,不可一視同仁,拘泥上命混為一談!”聽到這話,杜楷沒有多想,拱手道。

  “嗯,因地制宜,這話說的不錯!你能夠想到這一點,足見你用心了。許多的人以為為官都是一樣,無論到什么地方,都用一樣的手段,如此怎么行得通呢!”對于這個答案,李信還真的是高看了他一眼,不由的贊道。

  “謝將軍夸獎!”杜楷不悲不喜模樣,顯得頗為從容。

  “你先下去吧!我給你兩天時間,回去之后,寫一篇詳細的策論出來,題目就是如何治理好一縣之地。當然,我希望這是你自己完成的!”談話到了這里,李信也就不打算問下去了,但這人他是打定主意要留下了。

  “是!草民領命!只是,草民在長安日久,有些擔心家中老母親,不知可否讓草民回家去完成策論?”聽到這話,杜楷有些為難的說道。

  “這個你不必擔心,待會我便派快馬趕往夏陽,命縣衙派人照顧你母親起居。”李信對于他孝心頗為贊賞,所以,便對他說道。

  “草民替我母親謝過將軍,我一定盡快完成策論,交給將軍校閱!”這話總算是讓杜楷放心了下來,連忙躬身說道。之后,這才緩緩的退出了大殿。

  李信問的雖然不多,但他要通過這些簡單的問題,從中看出一個人的大致能力來。當然,這種簡單的方法,也許不可能面面俱到,但對于他來說,已經是了解這些人最好最直接的一個辦法了。

  如果說滿意的話,接下來就可能對這些人委以重任,而如果不滿意的話,那自然就出局了。杜楷走后,李信將杜楷的卷子單獨放在另一邊,同時,在名單上將他的名字給圈了出來。

  “下一個!”做完這些后,他才對外面喊道。

  面試的過程中,大殿之內只有他和被面試者兩人,屠七也在外面等候。所以,他也不得不用喊的才行。

  很快,從外面再次進來了一個人。這一次進來的人比杜楷年紀要大了不少,看起來約莫有四十多了。身穿麻布兩襠衫,頭上帶巾,長得頗為清瘦,頷下留著一縷長須,氣質頗佳。

  “草民任通,拜見將軍!”來人行禮道。

  “免禮,請坐吧!”李信點了點頭,說道。而后,自己則是翻看起此人的信息來。

  這任通來自始平郡,而且是自蒯城而來。那個地方,就是后世的寶雞市附近,離大震關比較近。據屠七收集的資料來看,此人之前隱居于秦嶺山中,自食其力,耕讀修身。

  而且,此人在當地的名氣頗大,苻健在時,就曾經多次派人去召他出山,但他都沒有答應。這一次居然出來了,這倒是讓李信有些感到奇怪了。

  “伯陽先生耕讀養家,屢次婉拒苻秦征召,如今受召前來,實在讓李某有些受寵若驚了!”想了一下,李信這才看著對方說道。
365投注低佣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