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島 > 大醫者 > 第243章 父之愛:多年布局

第243章 父之愛:多年布局

  今天這個局已經布置了十多年了,廖文龍十多年的布局就是為了兒子的將來。

  在廖天出生之時,廖文龍就知道這個孩子因為先天缺陷不能修煉虎族絕學,就當他要放棄這個孩子之時,而孫老的一番話讓這個睿智的父親看到了這個和虎族迥異的孩子非同一般的將來。

  孫老竟然斷言這個孩子將來會遇到貴人,進而改變整個虎族。

  廖文龍對于孫老的話是非同一般的認同的,要知道當年那場浩劫孫老就曾經提前預測到了,可是當時大家都是年輕氣盛誰都沒放在心里。

  而這次孫老對自己二兒子的斷言讓廖文龍深信不疑,而這個局也在孫老斷言之后,廖文龍經過深思熟慮布置了起來。

  第一件事就是讓年幼的廖天以為‘虎血誓約’只是他一個人的天賦能力,而族中專門給他頒布一條族規。

  年幼的廖天哪里知道這些,就這么跟著自己睿智的父親走著已經寫好的劇本。

  廖天是一個大活人,即使天賦再差,可是虎族絕學無數,他這么多年怎么可能一種都不會,這不是廖天天賦差道連最簡單的都學不會的地步,而是廖文龍刻意的不讓他學。

  為的就是那條族規中廢除虎族能力,沒有能力又何談廢除。

  當然這個局的中途也有意外發生,自幼‘天賦異稟’的廖天就非常的自卑,而其母親雷云麗卻非常疼愛自己的這個小兒子。這也讓虎族的異類依舊健康的成長。

  而廖天七歲那年,雷云麗修煉過激對身體產生了重大傷害,一年之后雷云麗病故。這讓這個依靠著母親的小孩感到如同天塌了一般。

  之后廖天的生活可想而知,就當廖文龍要幫助兒子一下之時,這小子竟然自己想出了辦法。

  這小子一改往日乖巧恬靜的樣子,利用自己不多的天賦能力走出了一條沒人敢惹自己的道路。

  是的,話癆加上虛化附體,我打不過你,我也傷不了你,但是我能煩死你。

  本來廖文龍想過制止,可是細一想,讓所有人討厭自己這個二兒子,將來這個布局的結果就是把他逐出廖家或許也是一大助力。所有人希望絕對要比所有人求情要好。

  命運似乎沒想讓這個天生缺陷的孩子就這么沉淪,大哥廖戰的回歸,讓廖天沒能真正的走向極致。

  廖戰的性格,對于自己這個從小瘦弱的弟弟的疼愛更要強過母親。

  而廖戰也擔起了廖天依靠的這一角色。有了依靠的廖天雖然被所有人討厭,但是他真的就沒有走向過街老鼠這個極致。

  而布局者廖文龍知道,只要自己對廖天不聞不問,自己這個兒子就可以自己走完主角的劇本了。

  果不其然這么多年下來,廖天就那么按照對自己不聞不問的父親設定好的劇本走著,走的那么徹底。

  萬事俱備只欠東風,廖文龍開始留意這個東風了,也就是孫老口中所謂的那個貴人。

  這么多年還真的出了幾位這所謂‘貴人’一般的人物,可是經過廖文龍的試探發現這些人都不是,但是廖文龍極其有耐心。既然孫老曾經說過,他就相信這個人絕對會出現。

  終于葉相這位年輕的治愈者出現了,驚才絕艷都不足以形容這位傳說中的傳承者,他也是龍組成立以來唯一一位加入龍組就是王者的人,而且沒有任何人反對。

  象王用自己的能力證明了傳承者這個傳說,層出不窮的治愈手段,數種神奇的物品,各種能力逆天的丹藥。讓廖文龍感覺到似乎貴人出現了。

  而廖文龍也第一時間找到了孫老,但是廖文龍卻得到一個非常讓他驚訝的答復。

  看不穿,孫老竟然看不穿這個年輕人。這個年輕人的命運跟本無法看透,哪怕一絲都不行。

  廖文龍卻猶豫了,他不敢賭,他不敢拿虎族的將來賭。所以廖文龍開始了數次試探,這期間就連睿智的廖文龍可以說都是絞盡腦汁。

  最終在葉相解決龍組那四道難題時,其中葉相對廖天的診斷讓廖文龍下定了決心。他決定賭了,賭這個年輕人就是廖天那個所謂的‘貴人’。

  他沒有百分百的把握,但是他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把握。這就足以讓他冒險了。

  之后廖文龍就開始了這個十多年布局的收尾。

  一切就緒,只差一個契機,一個讓廖天沖動的契機。而廖戰這次的重傷正好讓這個契機提前來了。

  廖戰這次意外的重傷,也讓廖文龍加入了這十多年的布局之中了。

  倒不是廖文龍不在乎自己兒子的死活,而是廖文龍有把握讓廖戰恢復健康,這種把握不是來自葉相,而是來自孫老。

  沒錯孫老有手段治好廖戰,不管這次象王能否治好自己的兒子,廖文龍就要為虎族的未來來利用這個契機。當然象王能治好是最好,即使治不好自己還有孫老這最后的保障,所以廖文龍義無反顧了。

  廖文龍先跟自己的兩個侄子也就是雷家兄弟把廖戰重傷瀕死的消息告訴象王,按照象王的性格和自己兒子的交情,肯定不會袖手。

  之后他又找到了自己的二兒子廖天,一番的心理暗示,對于象王能治好廖戰的的暗示,對于讓象王全力出手治療的暗示,最終還說了一句千萬不能用那個誓約這句話。

  而這句話也成了廖天義無反顧使用了這個契約的導火索。廖天并不知道自己父親那些都是暗示自己,但他知道,只有象王能救活大哥,為了讓大哥康復他做什么都可以,所以一切事都那么順理成章了。

  不得不說廖文龍高明啊,不外乎廖文龍在他們那一輩有第一智者的稱號,‘智虎’這個代號也不是白來的。

  廖文龍在龍組是代號最多的一個人,這種睿智狀態的廖文龍是智虎,而使用能力之后那種瘋狂狀態的廖文龍是狂虎。但是龍組所有人更認可廖文龍的另一個代號‘魔虎’,監察組的魔虎組長。

  廖文龍就如同一個棋局的布局者一般,而今天在場的眾人幾乎都是他的棋子,不管是蒙在鼓里的廖天,還是一臉心痛的廖戰,又或者沉思不語的葉相。

  就連再場眾位廖家高層都是他的棋子,廖天自認為的這個天賦‘虎血誓約’就是廖文龍和這些高層曾經商量的結果,這個誓約在族規中只是叫血誓,哪有什么虎血誓約這一說。

  雖然葉相說出契約這個詞讓廖家那些人有些驚怒,但是廖文龍一句話就把這差頭拉回了正軌。

  這樣說雖然有點掩耳盜鈴,但是廖家人也不會那么別扭了。甚至有些驕傲過頭的廖家人下意識認為,那個虎血誓約就是廖天這個廖家敗類的天賦能力。

  但是有句話說得好:智者千慮,必有一失。

  廖文龍的睿智完全能擔當智者這個角色,但是他這個自認為完美的布局也應了這句話。

  這個失誤非常關鍵,這甚至可以讓廖文龍這個長達十多年的布局功虧一簣的失誤。

  什么失誤?看現在廖天的狀態就知道了。

  “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跪在那低著頭一語不發的廖天從剛才的輕笑慢慢轉變成大笑,直到現在的狂笑。而人也隨著這個笑聲慢慢地站了起來……

  大醫者
365投注低佣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