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島 > 魔化勇者狂想曲 > 335在古海岸邊發現了許多巨大骨骸

335在古海岸邊發現了許多巨大骨骸

  于是馬丁端著鍋,和嵐音、咕嚕一起去尋找靈獸專家。

  靈獸專家特林布爾正在和黑子、莨菪一起,在古海岸邊尋找能做素材的值錢貝殼。

  兩撥人會合后,馬丁把能講的向特林布爾講了一遍。

  特林布爾看了看鍋里的東西,小心地用手戳了戳。

  “這東西不是史萊姆嗎?”黑子在一旁問道。

  “不不,史萊姆形態和這個不同。這個應該是水精,一種在深山密林中的小溪或河湖中存在的怪物,能夠操縱水做許多事情,比如用水柱攻擊獵物等。”靈獸專家特林布爾說道。

  “怎么就找上咕嚕了呢?”莨菪問道。

  “大概是咕嚕姑娘比較喜歡喝水,在找水的時候無意中邂逅了水精吧。”特林布爾猜測道。

  “這玩意可以成為靈獸嗎?”馬丁問道。

  “可以倒是可以,不過這東西想要發揮作用,就離不開水。萬一讓它侵入了身體,那么它就會榨取身體中的水分,引起許多問題。尤其是當它操縱水的時候,宿主就會缺水。”特林布爾說道。

  “那倒沒什么問題,我家咕嚕最愛喝水。”馬丁說道。

  “我還是建議你們單獨給它準備一袋水。從主人體內攝水太危險。”

  馬丁點點頭,心想,咕嚕是史萊姆體質,體內本來就水多,而且在痛飲過后,還能存下大量的水,正好讓水精發揮作用。唯一的問題是水精和食人花小葉的關系,要是能彼此相安就好了。

  然而馬丁這些想法,沒有當著特林布爾說出來。畢竟食人花小葉也是怪物,而且還寄居在咕嚕體內,怎么看都不是那種能隨隨便便暴露給外人的秘密。

  馬丁把鍋遞給咕嚕,將水精還給了她。

  馬丁接著將咕嚕帶離特林布爾身邊,認真叮囑咕嚕,身為靈獸主人,要盡力協調水精和食人花小葉之間的關系,不要拉偏架。

  于是咕嚕抱著鍋,躲到無人之處,對著鍋說服教育水精去了。

  其余人都跟著特林布爾一起在古海岸邊找貝殼。

  過了不久,咕嚕回來了,這次她沒打嗝,滿臉盡是歡喜。看來食人花小葉和水精握手言和,相安無事了。

  馬丁心想,這下就剩我和靈獸專家特林布爾沒靈獸了。

  能與靈獸專家同甘共苦自是榮幸,不過這些靈獸真的不是重女輕男嗎?

  馬丁胡思亂想一番,卻什么也不能改變。

  這一天,除了咕嚕收獲了靈獸水精外,他們還得到了一些古老貝殼,數量多到令莨菪樂得合不攏嘴。

  大概是因為這里人跡罕至,所以歷年被水浪沖上岸邊的古老貝殼都保留了下來。

  晚餐后,大家圍坐在篝火前,商量起了接下來的行動計劃。

  無論是從采集貝殼,還是從尋找靈獸方面考量,光待在一個地方似乎都不可取。

  討論的結果,他們決定繞著古海岸邊一面前進一面探索。

  于是從第二天起,馬丁等人每天早起拔營啟程,白天到處探索,傍晚扎營過夜。

  由于大嘴蜥蜴可以幫助他們負擔重物,所以大幅度提高了探索和行進效率。

  這一天,他們在古海岸邊上發現了許多巨大的骨骼。

  這些骨骼如此之大,令馬丁等人的身材相形見絀,變得渺小許多。

  這里散落的骨骼數量眾多,明顯不只有一頭巨獸,而是許多巨獸葬身于此,形成了一個巨獸墳場。

  馬丁行走在巨大骨骼之間,想象著它們生前龐大的身軀,不禁感慨:即便身形如此宏偉,也難免一死,化為枯骨,沉睡在古海岸邊。

  正當馬丁感慨之時,莨菪正在向靈獸專家特林布爾和嵐音確認這些骨骼的價值。

  特林布爾和嵐音均表示不清楚。

  大概藥劑師們也沒想到該如何利用這種龐大的骨頭吧。

  在大家各自忙碌的時候,馬丁獨自來到一個巨大的頭骨面前,猜想著它生前的模樣。

  馬丁鉆入頭骨之中,這里早已風化得干干凈凈,不留一絲腐肉。

  馬丁試著躺在巨獸的頭骨里,從骨頭裂隙中望著碧藍的天空,感到世界忽然變得遙遠起來。

  什么妖魔、什么靈獸、什么巡禮試煉,仿佛都融化在這片藍寶石般純凈的天空中,不留一絲痕跡。

  馬丁頭腦瞬間澄澈,空空如也。

  他看著看著,竟睡著了。

  一陣涼風吹過,馬丁忽然醒了過來。

  天空依然晴朗,四下一片寂靜。

  不知怎的,馬丁忽然覺得自從到了古海岸邊后的這些天,生活安逸得過分了,有些脫離常規。

  是什么地方出了問題呢?

  如果說古海是一處天然水域,那么像他們在平原上看到的那些湖泊河流一樣,應該有水鳥吧?鳥兒應該會鳴叫吧?

  但這里沒有。除了風聲就是水聲,此外一切都安靜得出奇。

  附近獸類很少出沒,怪物也幾乎消失。它們在云海山脈無處不見,為什么偏偏遠離這片古海?

  古海里似乎除了魚以外,也沒什么別的活物了。

  黑子不知用什么方法,抓住了一些魚。

  那些魚肉味鮮美,但肉質緊實得仿佛長了成百上千年似的。

  忽然一陣細微的聲音從馬丁枕著的骨頭里傳來,馬丁猛地坐了起來。

  聲音消失了。

  馬丁又將耳朵貼在骨頭上,那細微的聲音再次響起,仿佛有什么東西在輕輕摩擦著這巨大的頭骨。

  馬丁圍著頭骨四處尋找聲音的來源。

  然而他一無所獲。

  在巨大頭骨周圍,除了礫石外,什么都沒有。

  可當馬丁再次將耳朵貼在頭骨上時,聲音又響了起來。

  莫非在這個頭骨下面?

  馬丁試了試頭骨的分量,不易搬動。

  他索性變身六觸手狀態,用六根觸手掀起了頭骨的一邊。

  似乎有什么東西從頭骨下面鉆了出來。

  馬丁低頭看時,地上流淌出了一灘透明黏液。

  馬丁放下頭骨,恢復人形。

  那灘黏液似乎正在聚集,變成了一坨。

  馬丁接觸過水精,覺得水精比這坨黏液利落多了。

  顯然黏液也不像史萊姆那樣富有彈性。

  要是硬要比喻的話,倒是它蠕動的時候有點像正在融化的蛞蝓。

  這灘黏液輕輕地蹭著馬丁的腳,仿佛在感謝馬丁將它從頭骨地下解放出來。

  可是馬丁仔細一想,又不對了。

  這巨大頭骨下面是礫石,圓圓的石頭之間有很大縫隙。

  這坨黏液要是想出來的話,隨時隨地都能流出來。
365投注低佣金